名镜向广大名友恭贺新年,春节快乐!祝大家羊年发洋财,天天喜羊羊!
QQ登录 新浪登录 人人登录 豆瓣登录
2022,北京欢迎你! 有一种青春,叫周杰伦! 夏日少女风,文艺也清凉 中国好声音与中国好歌曲

曹操不仅是留下了绝唱的诗人,还培养出诗的传人,他的两个宝贝儿子:曹丕与曹植,都是诗文俱佳的才子。曹操对历史的贡献大,对文学史的贡献也不小。“三曹”的父子组合,跟宋朝苏洵,苏轼,苏辙的“三苏”一样,是文坛佳话。曹操是诗人,他全家都是诗人。帝王之家成为诗人之家,曹家令人叹为观止,真是华丽的家族。

 

电影《铜雀台》以曹操之死落幕。片尾打出的字幕注明,曹操死后八个月,曹丕就废黜了汉献帝,自己登上帝位,成为曹魏的开国皇帝。看来他出手比他老爹还果断,直奔主题,闪亮登场,把大汉的名号彻底丢进垃圾堆,使历史不再暧昧,翻开全新的一页。事实上曹丕还是给汉献帝留了点面子,只是逼迫他“禅让”,因而顺理成章地代汉自立。

 

《铜雀台》里的情节,为曹丕后来的称帝埋下伏笔。即使父王健在之时,曹丕已野心勃勃地

预谋充满诱惑力的未来,甚至勾引汉献帝的伏后时许诺日后封其为自己的皇后。不知《铜雀台》对曹丕野心家形象的塑造是否有失夸张?也许真实的曹丕内心更为贪婪呢。故人往事,谁能说得准啊。谁能刺探出他心里怎么想的啊。但曹丕当上皇帝,还是挺约束自己,给后人留下谦谦君子的好印象。王勃说:“文帝富裕春秋,光应禅让,临朝恭俭,博览坟典,文质彬彬,庶几君子者矣。” 张溥说:“至待山阳公以不死,礼遇汉老臣杨彪不夺其志,盛德之事,非孟德可及。”说的是比其父曹孟德更有道德。

 

曹丕去世后庙号高祖,谥为文皇帝。还真不是瞎吹的。不信你百度一下其简历:三国时期著名的政治家,文学家,诗人,建安文学代表者之一,由于文学方面的成就,而与其父曹操,其弟曹植并称为“三曹”。曹丕的政绩有大破羌胡,平定河西,复通西域。大家都知道其弟曹植是七步成诗的少年天才,却不知曹丕同样是“神童”,八岁就能写文章了。

 

许多人认为曹操重视武功,没把写诗当回事,只是诗歌的高级票友,而曹丕才是“三国时代第一位杰出的伟大诗人”。他的五言与乐府清绮动人,代表作《燕歌行》更是中国现存最早的文人七言诗,开风气之先,为后来唐诗里七言盛行打下基础。“秋风萧瑟天气凉,草木摇落露为霜。群燕辞归雁南翔,念君客游思断肠。慊慊思归恋故乡,君何淹留寄他方?贱妾茕茕守空房,忧来思君不敢忘,不觉泪下沾衣裳。援琴鸣弦发清商,短歌微吟不能长。明月皎皎照我床,星汉西流夜未央。牵牛织女摇踵望,尔独何辜限河梁?”一曲燕歌,既像是南飞燕的依依惜别,又像在吟唱北方爱情:幽燕与河梁远隔千里的相思之苦。

 

我更喜欢曹丕的《杂诗》:“漫漫秋夜长,烈烈北风凉。辗转不能眠,披衣起彷徨。彷徨忽已久,白露沾我裳。俯视清水波,仰看明月光。天汉回西流,三无正纵横。草虫鸣何悲,孤雁独南翔。郁郁多悲思,绵绵思故乡。愿飞安得翼,欲济河无梁。向风长叹息,断绝我中肠。”这曹丕也怪,虽是帝王之命,其诗却一点也不“主旋律”,毫无政治色彩,不像父王曹操那样击节高歌,却喜欢抒发思乡之忧思人之愁,显得英雄气短,儿女情长。和他万人之上的实际生活真够分裂的。好在他总能把内心情感表达得缠绵悱测,给读者的眼睛抹上一缕秋色,这种哀愁是中国诗歌的一大传统,至今也不过时。作为帝王诗人,能在心底保留一个“小我”,比那些“假大空”更为难得。

 

如果曹丕真是电影《铜雀台》里塑造的那个热衷于权力之争的“官二代”,可能写出撕心裂肺的爱情诗吗?不过,《铜雀台》描绘了一个即爱权又好色的曹丕,江山美人都想要,他与汉献帝的伏后私通就是个例子。这既是对傀儡般的汉献帝的冒犯,但也有违父王曹操对王子的管教与要求,可谓“双重叛逆”。贪恋伏后妖娆的曹公子居然就这么做了。或许,他更在意的是伏后的特殊身份,这种对权力与美色的双重挑战及征服,做起来才无比刺激?

 

曹丕也不是完全没有真情的。当他不得不奉命斩杀伏后,眼里还是流泪了,心里还是淌血了。也只在那一瞬间,他流露出多情的一面,和文学史上的那个曹丕获得短促的神似。除此之外,他在全剧中几乎都是以冷酷无情的面目出现。

 

想当年,曹操南征北战,喜欢带着宝贝儿子。建安十八年(公元213年),进军濡须口,攻破孙权江西大营,活捉督都公孙阳,后引军回老家谯郡休整。跟随在军中的曹丕、曹植哥俩,同题创作《临涡赋》。曹丕的《临涡赋》:“上建安十八年至谯,余兄弟从上拜坟墓,遂乘马游观,经东园,尊涡水,相佯乎高树之下,驻马书鞭,为临涡之赋曰:荫高树兮临曲涡,微风起兮水坛波,鱼颉顽兮鸟逶迤,雌雄呜分声相和,萍藻生兮散茎柯,春水繁兮发丹华。”

曹丕给父亲交的这份“家庭作业”,让杀人不眨眼的曹操眉开眼笑。垣荣祖评价这文武双全的“父子兵”:“昔曹操,曹丕,上马横槊,下马谈论,此于天下可不负饮矣。”曹丕能成为父王的接班人,并且百尺竿头更进一步,变身为大魏的开国之君,并不仅靠的好出身,还是有真本事的,文治武功,两手都很硬。在中国的历代皇帝里,魏文帝的诗堪称文质彬彬。清朝乾隆虽号称“诗皇帝”,到处舞文弄墨,其实是附庸风雅,留下几万首诗,若论文学史的地位,没一首能超过曹丕的《燕歌行》。

 

曹丕有一点没给后人留下好印象。那就是接班成为家长与国君后,对弟弟曹植的逼迫与威胁。譬如命令曹植七步成诗,不能按时交出作业就重罚。曹植苦不堪言,忍不住借机大吐苦水:“煮豆燃豆箕,豆在釜中泣。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。”豁出去了,把家庭纠纷曝光于天下。好在此诗把同母兄长曹丕打动了,他放了曹植一马。但此诗也把嫉恨弟弟才华的曹丕永远钉在耻辱柱上。其实,曹丕报复曹植是有前因的,他俩为继承权确有过明争暗斗。曹操本偏爱曹植,认定他在诸子中“最可成大事”,几次欲立其为太子。但曹植也不是没有缺点,诗人气质太重,自由散漫。某次曹操封其为中郎令,命他带兵出击,他却喝醉了未能前行,使父王彻底失望。曹丕更虚伪与圆滑一些,会来事,在众人面前做出克勤克俭的样子,因而在立储斗争中渐占上风,如愿以偿。他是努力抑制住诗人的天性,才培养出政客的素质。是啊,在政治大舞台上,会收才会放,能屈才能伸。曹植也许比曹丕更有才气,曹丕却比曹植更有心计。

 

刘勰把曹氏兄弟加以比较:“魏文之才,洋洋清绮,旧谈抑,之谓去植千里。然子建思捷而才俊,诗丽而表逸;子桓虑详而力援,故不竞于先鸣。而乐府清越,《典论》辩要,选用短长,亦无懵焉。但俗情抑扬,雷同一响,遂令文帝以位尊减才,思王以势窘益价,未为笃论也。”

 

不仅在“三曹”之中,即使在历代帝王中,曹丕的面目也是最模糊的。如果没读他的诗,你几乎猜不出他那高深莫测的心里在想什么。或许他正是凭这不动声色的伪装才在政坛上得势的。让人摸不透的曹丕,惟一流露的心迹,就是他的诗了。可那些诗就像是另一个人写的,一点不像他本人啊。他的人生,与他的诗,反差很大,但这恰恰构成他的两面性。他在诗里自画的形象多么单纯,可他在众目睽睽之下表现出来的形象多么复杂。

 

曹丕是无情的野心家还是仁爱的好皇帝?是真诗人还是伪君子?像是千古之谜。陈寿像是把曹丕看透了,准确地把握其优点缺点:“文帝天资文藻,下笔成章,博闻强识,才艺兼该。若加之旷大之度,励以公平之诚,迈志存道,克广德心,则古之贤主,何远之有哉。”

 

《善哉行》

曹丕

 

上山采薇,薄暮苦饥。

溪谷多风,霜露沾衣。

野雉群雊,猿猴相追。

还望故乡,郁何垒垒!

高山有崖,林木有枝。

忧来无方,人莫之知。

人生如寄,多忧何为?

今我不乐,岁月如驰。

汤汤川流,中有行舟。

随波转薄,有似客游。

策我良马,被我轻裘。

载驰载驱,聊以忘忧。

 

 

《短歌行》

曹操

 

对酒当歌,人生几何?

譬如朝露,去日苦多。

慨当以慷,忧思难忘。

何以解忧?唯有杜康。

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。

但为君故,沉吟至今。

呦呦鹿鸣,食野之苹。

我有嘉宾,鼓瑟吹笙。

明明如月,何时可掇?

忧从中来,不可断绝。

越陌度阡,枉用相存。

契阔谈宴,心念旧恩。

明月星稀,乌鹊南飞。

绕树三匝,何枝可依?

山不厌高,水不厌深。

周公吐哺,天下归心。

 

《观沧海》

 曹操

 

东临碣石,以观沧海。

水河澹澹,山岛耸峙。

树木丛生,百草丰茂。

秋风萧瑟,洪波涌起。

日月之行,若出其中。

星汉灿烂,若出其里。

幸甚至哉,歌以咏志。

 

《七步诗》

曹植

煮豆燃豆箕,豆在釜中泣。

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。

Ariel
39月前  发布于  
喜欢
茗儿珍藏